宁波市区二手住房成交量创一年来新高

2022-08-06 07:09:00 文章来源:网络

本文转自:央广网

原标题:3163套!环比增加11.3%,同比微增2.3% 宁波市区二手住房成交量创一年来新高

宁波市房产市场管理中心昨日发布7月份全市住宅成交数据。数据显示,7月份市六区共成交商品住宅2709套,环比下降27.4%,同比降幅47.8%;二手住宅3163套,环比增加11.3%,同比微增2.3%。

二手房成交量持续回升

值得关注的是,这是“531新政”后市区二手住房成交量连续第二月上升,并且创出近一年来的月度新高。如果比较这一年来成交**低位时候(去年10月份),则已经翻了一番还不止。二手房成交的持续回升,被业界认为比新房更能反映楼市信心。

不过,目前二手房市场上的房源挂售量依然很大。宁波市房产交易信息服务网数据显示,截至发稿,网站上由房产中介机构挂牌的市六区二手住宅总套数,接近9.2万套。

在这么大的挂售量之下,尽管当前二手房成交形势比非常低迷的去年四季度时候已显著回升,但不少二手房东还是感觉到房子挂出去乏人问津、很难卖掉。

“现在要想成功卖掉二手房,前提之一,是价格特别‘出挑’、挂得明显比同类房源低很多。那些人家挂多少我也挂多少的二手房,很难吸引到看房客户,更别说成交了……”一房产中介从业人士表示。

以价换量,在新房市场尤其是供应量大、市场疲弱的板块内已开出较长一段时间的老盘身上,同样表现明显。如杭州湾,因为有楼盘降价促销,7月份商品住宅成交量达337套,比高新区、东钱湖加起来还多,较6月份更是大增443.6%。

近期新开楼盘不会太多

但7月份市区商品住宅成交量的回落,一定程度上与新增供应量的减少有关系。7月份市六区新增商品住宅供应套数环比下降了21%,大致与成交下滑幅度相当。

据市房产市场管理中心数据,7月份市区总共11个统计地区中(海曙、江北、鄞州、镇海、北仑、保税区、大榭、梅山、高新区、东钱湖、奉化),有8个地方商品住宅是0新增的!只有鄞州、北仑、奉化有新领取预售证的房源。

其中可能特别值得关注的一个地方,是高新区。自去年10月份以来,高新区在这10个月里面只有今年6月份有新增供应,即保利锦上印领证新开,这也是高新区目前在售的**一个楼盘,其余9个月的商品住宅新增供应量都是0。

另外,海曙、镇海,都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商品住宅新增供应了。

从各大开发商透露的消息看,八、九月份,市区新开楼盘数量可能会有所增多,且其中不乏鄞州公园板块、东外滩板块、高新区核心等有吸引力的地段内的新盘。

但业界普遍判断,与商品住宅用地成交减少相呼应,接下来一段时间,宁波楼市上新开楼盘的量,整体上不会太多。

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,关注科技、商业、职场、生活等领域,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、新观点、新风向。

编者按:在全球经济波动的情况下,一些科技初创公司融资困难、估值下降、**价下跌、资金断裂、IPO暂停、裁员甚至倒闭……初创公司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。在过去10年里,持有科技初创公司的**份是**的可靠途径,而如今却似乎变成了一种负担。本文来自编译,希望对您有所启发。

图片来源:BrittainyNewman/TheNewYorkTimes

进入2022年,创业公司的员工们期待着又一个资金充沛的IPO年。然而,**市暴跌,局势紧张,通货膨胀,利率上升。创业公司没有上市,而是开始削减成本和裁员。

人们也开始抛售自己手中的初创公司****。

EquityZen是一家专门帮助创业公司及其员工出售****的公司,其创始人菲尔·哈斯莱特(PhilHaslett)说,今年前三个月,试图出售初创公司****的人和组织,比去年年底增加了一倍。他说,**近几个月,一些价值数十亿**元、被称为“独角兽”的初创公司的**价下跌了22%至44%。

“这是在10年里市场首次出现的持续回落。”他说。

这个迹象表明,创业公司在过去10年里的轻松融资热潮已经消退。每天,在**媒体上关于新一轮创业公司裁员的****中,都能嗅到经济低迷的味道。拥有创业公司的****曾被认为是获得****富的可靠途径,但现在却被视为一种负担。

这种转变非常迅速。据跟踪融资情况的PitchBook统计,今年前三个月,**国的风险投资较上年同期下降8%,至710亿**元。据“Layoffs.fyi”统计,自今年年初以来,至少有55家科技公司宣布裁员或关闭,而去年同期只有25家。RenaissanceCapital公司专门跟踪IPO数据,该公司称,截至5月4日,IPO作为初创公司套现的主要方式,较上年同期暴跌80%。

5月初,制作APP的公司Cameo,提供职业服务的公司OnDeck,以及金融科技初创公司MainStreet,都至少裁员了20%。提供支付服务的初创公司Fast和在线**疗服务提供商HalcyonHealth在上个月突然倒闭。今年3月,杂货快递公司Instacart的估值从去年的400亿**元降至240亿**元。Instacart是这**估值**高的初创公司之一。

Headline的风险投资家马赛厄斯·席林(MathiasSchilling)说,“过去两年的一切都突然变得不真实了。”在过去10年里,创业市场也经历过类似的恐慌时刻。但每一次,市场都大幅反弹,创造纪录。而且,有足够的资金让亏损的公司维持运营:根据PitchBook的数据,风险投资基金去年筹集了1310亿**元,创了纪录。

但现在的不同之处在于,各种令人不安的经济力量相互碰撞,再加上人们意识到,过去几年创业界的疯狂行为应该得到清算。低利率让投资者能够在高增长的初创公司身上承担更大风险,然而这一时代已经结束了。宏观经济波动不可测,通货膨胀似乎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减弱。就连大型科技公司也步履蹒跚,亚马逊(Amazon)和网飞(Netflix)的**价都跌破了疫情前的水平。

联合广场投资公司(UnionSquareVentures)的投资者阿尔伯特·温格(AlbertWenger)说,“我们经常谈到泡沫,但我确实认为这一次有点不同。”

在**媒体上,投资者和创始人不断发出警告,将当今的负面情绪与21世纪初的互联网崩盘相提并论,并强调回落是“真实的”。就连硅谷风险投资家比尔·格利(BillGurley)也**了向人们发出警告的常态。尽管在过去10年里,他对警告初创公司泡沫行为已经感到厌倦以至于放弃这么做了。“对很多人来说,‘选择忘却(固有认知)’的过程可能是痛苦的和令人不安的,”他在4月份写道。

这种不确定**导致一些风险投资公司暂停了交易。D1CapitalPartners去年参与了约70宗初创公司交易,该公司今年告诉创始人们,它已经有6个月没有进行新的投资了。两名知情人士称,该公司表示,宣布的任何交易都是在暂停之前达成的。

其他风险投资公司也降低了估值,以应对**市的下跌。BetterTomorrowVentures的投资者谢尔·莫赫诺特(SheelMohnot)表示,他的公司**近下调了其投资的88家初创公司中7家的估值,这是该公司在一个季度内下调估值**多的一次。与几个月前相比,这种转变是明显的,当时投资者还在乞求创始人拿出更多资金,以推动公司更快增长。

莫赫诺特说,一些企业家还没有意识到这个事实。“人们还没有意识到已经发生的变化,以及变化的规模,”他说。

初创公司Knock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肖恩·布莱克(SeanBlack)。员工抛售****,公司削减成本,裁员比比皆是。

创业者们正在遭受打击。总部位于纽约市的住房贷款初创公司Knock在2021年将业务从14个城市扩大到75个城市。该公司计划通过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(SPAC)上市,估值为20亿**元。但随着今年夏天**市的动荡,Knock取消了这些计划,并考虑将自己出售给一家更大的公司,但该公司拒绝透露相关消息。

去年12月,收购方的**价下跌了一半,这笔交易也泡汤了。今年3月,Knock**终从现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7,000万**元,并裁掉了近一半的员工(250名)。

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肖恩·布莱克(SeanBlack)说,在过山车般的一年里,该公司的业务持续增长。但许多投资者并不在意。他说:“公司有好故事,增长也很惊人,但你无法对抗这种市场势头,人们只是对****行情做出反应。”布莱克表示,他的经历并非个例。他说:“每个人都在默默地、尴尬地经历着这件事,却并不愿意谈论它。”

风险投资公司PearVC的人力主管马特·伯恩鲍姆(MattBirnbaum)表示,公司必须谨慎管理员工对其初创公司****价值的预期。他预言,随着市场的下跌,一些人会**然觉醒。他说:“如果你身处科技行业,且年龄在35岁以下,那么你可能从未见过**市真正下跌。你对科技行业的增长已经司空见惯了。

在过去两年的高点上市的初创公司,正在**市中遭受重创,下跌幅度甚至超过了整个科技行业。加密货币交易公司Coinbase的**价自去年4月上市以来已经下跌了81%。****交易应用公司Robinhood在疫情期间实现了**发式增长,而目前的**价比IPO价格低75%。上个月,该公司解雇了9%的员工。

SPAC(特殊目的收购公司)是近年来初创公司上市的一种时髦方式,但**近表现非常糟糕,一些公司现在又开始私有化。在线**疗初创公司SOCTelemed在2020年以7.2亿**元的估值上市。今年2月,投资公司PatientSquareCapital以约2.25亿**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家公司,折让七成。

还有一些公司则面临现金短缺的危险。于2020年底上市的电动汽车公司Canoo表示,该公司对自己持续经营的能力“非常怀疑”。

专注于抵押贷款业务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BlendLabs在私募市场的市值为30亿**元。自去年上市以来,它的价值已降至10亿**元。上个月,该公司表示将裁员200人,约占员工总数的10%。

Blend总裁蒂姆·马约普洛斯(TimMayopoulos)将其归咎于抵押贷款业务的周期**,以及伴随利率上升而来的再融资大幅下降。

“我们要考虑所有的开支,”他说,“从投资者情绪的角度来看,高增长的烧钱业务显然不受欢迎。”

译者:Jane

上一篇:百隆东方22Q1/Q2 *分别同比+5.39%/-2.81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那曲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