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德国,我就是不想打新冠疫苗:行还是不行”也能精准命中目标,应用在火箭上会怎样?

2021-11-26 18:00:38 文章来源:网络

看到这个问题,人们可能会毫不犹豫地说:“当然行”。尽管接种疫苗被证明是对抗新冠疫情的上策,但目前为止,很少有国家将疫苗接种规定为一种强制性的义务。在德国,这一点也不例外。是否接种新冠疫苗,似乎就是全凭自愿。然而,当前德国疫情的走势仍不明朗,要求引入强制接种义务的言论已然甚嚣尘上。也许在不久的未来,这一问题的答案就会发生变化。

至少在联邦国防军里,打不打疫苗已不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。据今日(11月24日)德媒报道,国防部已强制要求联邦国防军的18万士兵接种新冠疫苗。国防部的发言人表示,看守国防部长克兰普-卡伦鲍尔已作出了这一决定。这表明,强制接种义务在德国踏出了第一步,尽管其仅适用于军人这一特殊群体。

▲图源:Sven Simon/imago images

当我们谈论“强制接种”时,指的是国家直接要求人们这样做的情形。事实上,德国各地为防疫而出台的2G、3G措施,使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即使要过正常的生活也困难重重。根据新的《感染保护法》,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已全面引入3G规则。这一防疫规定无疑会间接地迫使人们接种疫苗。如今,许多地方的疫苗中心门前都排起了长龙,他们当中除了要接种加强针的人,也有许多之前因各种顾虑而拒绝疫苗的人。

不过,“变相强制”终究不等同于“直接强制”。在所谓3G规则面前,“宁可丢工作也不打疫苗”仍是可为的选项。除此以外,德国也很难有力地监督这一规则的遵守情况,有人上车不买票,也必然有人不携带“3G证明”。相比之下,强制要求每个人都接种疫苗,恐怕是效果最好的方案。

▲图源:

zeit.de

能否推行一个强制性的规定,当然离不开“民意”的支持。民意调查机构 YouGov 所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,有69%的受访者表示支持强制接种义务。而在两周前(11月11日)的调查中,支持者的比例仅为44%。去年的调查中,更是只有33%的人赞同强制接种疫苗。显然,在德国疫情越发严峻的情况下,越来越多的人会赞同当局采取更严格的措施。

是否强制人们接种疫苗,本质上还是一个“宪法问题”。柏林洪堡大学宪法学教授乌尔里希·巴蒂斯 (Ulrich Battis) 即指出,强制接种疫苗完全符合德国《基本法》的精神,这是《基本法》第2条“保护人的生命”这一规定的应有之义。另一名宪法学者克里斯托夫·默勒斯(Christoph Möllers)在接受《时代报》的专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的立场,他指出:“在满足某些前提条件的情况下,强制接种疫苗就是被允许的……国家必须证明它是有效的,并且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有效地对抗瘟疫。”

▲图源:faz.net

眼前,新冠疫情还充满着不确定性,人们无从知道,什么措施能最有效地控制瘟疫的传播,而病毒又始终处于变化之中。如果只有疫苗才能对抗疫情的进一步恶化,强制性地要求人们接种新冠疫苗甚至接种加强针,在未来的德国也并非不可能——尽管包括默克尔、施潘在内的政治家都在承诺:“我们不会强制大家打疫苗。”

来源:中国网

反坦克导弹可以拐弯抹角是因为有控制装置(制导),也就是说它发射之后由人对它进行控制,比如说动图里的我军“红箭8”反坦克导弹,它就采用的人工线导,也就是射手通过光学瞄准器材发现和跟踪敌坦克装甲车辆,当被动红外探测器跟踪到敌方坦克发出的红外光之后,射手操纵瞄准镜将“十字线”压住目标上,然后击发发射管内的“红箭8”,导弹出发射管之后操纵手继续使用跟踪器瞄准目标,并且将数据通过光纤(导线)传输给飞行当中的“红箭8”,并且通过导线不断修正导弹的飞行轨迹直至将目标击毁。

“红箭8”的瞄准具集:被动红外成像、激光测距、弹道计算/修正、横风测定…为一体,射手只需将镜内“十字线”对准目标,发射后导弹通过导线数据传输飞向目标。

但线导反坦克导弹在操纵时仍显“笨拙”,目前更先进的反坦克导弹自带光学引导头,已实现了“发射后不管”反坦克导弹自主跟踪,其作战过程是:射手也是通过发射器上的光学跟踪/瞄准器材发现敌方坦克装甲车辆,稳定瞄准之后将导弹发射出去,导弹的头部有锑化铟光感材料制作成的探测基阵,它对敌方地面装备发动机发出的红外光很敏感,有了这个光敏感装置导弹在微芯片、微电机组成的微控系统控制下,就可以自行跟踪敌方坦克装甲车辆,直到将其摧毁。

与反坦克导弹相比火箭筒(弹)这种攻坚武器使用要更广泛、更频繁一些,不但要打坦克装甲车辆,还有打敌方坚固工事的任务,而这类目标更加的分散和细碎,比如说:一个机枪火力点或者一个半永备土木工事…基本都属于低价值目标,如果都用反坦克导弹去消灭成本太高了,而火箭筒(弹)是直瞄武器它的好处就是在1000米射程之内,飞行速度更快打击也更加的直接,并且火箭弹也没有复杂的观瞄器材、导线、光学引导头…等复杂装置,它的采购和使用成本要比反坦克导弹便宜的多。

另外火箭筒在使用便利性方面更好,有些型号的火箭筒是一次性的,不占编制可以做到班排小队每人一支的配备,使用之后可以丢弃,就是重复使用的火箭筒在装弹更加简单和快速,打完一发火箭弹再装填的时间只有10多秒钟,二次打击能力要优于反坦克导弹,如果是一个连里有6具可重复使用的火箭筒,火力密度大大高于反坦克导弹。

同时,火箭筒射手在培训方面也要比反坦克导弹射手的要求要低一些,更适合一般战士使用。

总之,火箭筒和反坦克导弹构成了现代反坚硬目标的高低层级装备的核心,前者使用量大适合打击装甲厚度低和土木工事这样的目标,后者适合打击先进的高级装甲目标。

既然是有打击层级就不需要给火箭弹安装复杂的制导器材,否则就成了反坦克导弹了。

来源:铁戈飞马

上一篇:沙场点兵,铁流滚滚,第72集团军某合成旅乘组演练紧急撤离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那曲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